番内

最喜欢nini

你哥来找你了

【8】
上天用生活中历经的无数磨难告诉他,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一个人好,更何况,是这样来历不明又带有威胁的强迫接受。
                                                         ---苏志文

林家向来不吃西餐,不是不会,只是不喜。
而客厅里的那张八仙桌,尽管与其他的装饰格格不入,还是让陵端颇为自得,还美其名曰,“为了今后可以和家人围在一起好好的吃一顿饭。”彼时的陶喆还是个满腔热血情感丰富的少年,差一点为他家老爷难得的柔情掉几滴男儿泪,至于现在吗……
呵呵(^_^)
不过现在的陵端却是满心懊悔,不得已的接近让他尴尬的要死。
苏志文还傻愣在那句“做我弟弟”里没回过神来,即使被陵越一路抱到餐桌前坐下依然是一副呆呆的样子。而他们天墉城的掌教大人,两只眼珠子一直瞅着人家险些没掉出来,浑身上下都是一股有妻万事足的傻气。
忽然觉得这个八仙桌小的离谱怎么办(⊙_⊙?)不是还没在一起吗,为什么他还是感觉受到了伤害呢?重点是,红烧肘子都要凉了,能先吃饭吗?
眼珠子瞟过那两个从头到尾没在乎过他的存在的人,陵端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皱纹,自认为温和慈祥地笑,“志文是吧,先吃饭,来,尝尝这个,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夹起一筷子醋鱼递过去。
陵越似不经意地转头,视线淡淡然扫过。
陵端手一抖,筷子自然地转了个弯把鱼递进了自己的嘴里,内心深处的小人嘤嘤嘤地哭泣着,好歹可以吃饭了。
苏志文默默拿起筷子,不管怎样,林老爷这么感慨地吃饭的时候,还是不要多嘴了。不过,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呢……
陵越绷着脸给苏志文夹菜,而苏志文到底没回过神来,更不会知道自己头埋在碗里安安静静吃菜的驯服姿态无意中取悦了那个处在爆发边缘的人。
陵越无视抱着饭碗暗搓搓偷偷观望的自家师弟,眸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的暴虐红色渐渐褪去,‘兰生这辈子吃了不少苦,当然会对陌生人抱有戒备,他至少,还叫了我一声大哥呢。’
陵端松了口气,‘果然,只有方兰生才能压制住这个东西。只是……
即使是一样的灵魂,从各种表现来看对师兄有一样的情感,可他现在,是苏志文。一个不小心,压制的最大助力反噬也不是不可能’,眉头紧皱,视线扫过无知无觉的两人,‘看来是时候把那样东西交给师兄了。’
在那之前,捏了捏眉心,陵端放下筷子,不轻不重,吸引人的注意刚刚好(^_^),“志文啊,越儿的意思想必你也清楚了,今后就住在这吧,其他的事就交给林叔叔。你和我家陵越,就好好地过日子吧。”
叮哩咣啷,这是林家众位仆人掉落的下巴。
啊?啊咧?苏志文愕然抬头,嘴角粘着的饭粒颤颤巍巍地彰示着存在感,‘认弟弟就算了,林老爷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对儿媳妇说得……’
陵越眼中荡漾出真切的欢愉,“父亲之命,孩儿自当遵从。”
语气中尽显恭敬之意,却是连余光也没赏给陵端一个,微微俯身凑近苏志文,捻起他嘴角的饭粒。
苏志文脸色爆红,眼睁睁看着他以慢得折磨人的速度把那颗饭粒放进了自己的嘴里,细细咀嚼,下一刻却是忽然清醒,急急忙忙地站了起来,动作之大险些掀翻了椅子。
原本打算默默退场的陵端忽然想到了什么,黑着一张脸转过身,触目所及,清雅如兰的少年挺直了脊背,眸光澄澈,“苏志文当不得林家如此厚待,还望林老爷收回前言。”
陵越施施然坐在原位,张开五指,掌心向内,手指屈伸间笑意陡生,“苏 志 文”,五指紧握成拳打在桌面上,咚的一声巨响,有裂缝蔓延开来,伴随着细微的声响,就像是,为谁而不自觉叹出的哀鸣。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