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内

最喜欢nini

狄家有哲

【1】
机场,狄仁杰风尘仆仆地走出来,特别定制的西装皱巴巴的简直不忍直视,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疲惫让他显得有些萎靡,心脏却喜悦得快要跳出来,终于回来了,走了这么久,对那个人的思念快把他逼疯了…
紧跟在自家大boss身后的二宝,狄氏总裁的特别助理,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散发什么感伤的气息啊,总裁大人您只是出差了一个月还不到而已,死命地压缩工作量知道我快被那些数据逼疯了吗!这么恋妻真的好吗!
等,等一下,出差的时候都急的要死一样,现在回来了,他家boss……
“二宝,公司报告交给你了。所有的文件我已经签上字了,到时候你看着发吧。”
拖着行李箱的二宝在汽车呼啸而去留下的尾气中无语凝咽,‘boss大人,美色误国啊……’
不过十分钟之后已经在迈着大长腿哼哧哼哧爬楼梯的狄boss可不会管这些。
到家,摸钥匙,开门,行李扔到一边,猴急地想要推开他家媳妇的房门,平地一声惊雷,“阿杰啊,你可算回来了。”
用连自己都很佩服的毅力把手从门把上撕下来,“嗯,爷爷,您是要去晨练吗?”爷爷呦,我爱您嘞,晨练有益于身体健康,为了您长命百岁快去吧。
章爷爷笑眯眯的样子,“哎,回来了就好好休息啊,别总想些有的没的,爷爷走了。”
“是,是是。”狄仁杰做九十度鞠躬,眼看着老爷子快走出去了,一时激动,“这不是想得慌,情难自己嘛。”
章爷爷脚步一顿,果断开门,出去,关门,碰的一声巨响,‘这孩子,脸黑就算了,怎么这么厚呢?’
狄仁杰可不在乎这些,看媳妇最重要。
小心翼翼地拧开房门,寄希望于章汉哲一向不怎么老实的睡觉姿势而展现出来的香肩半露什么的,通通都没有。
他家哲哲把自己裹成了一个汤圆,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笑得眉眼弯弯,乖巧的不可思议,“回来啦。”
狄仁杰默默地咽了下口水,‘爷爷我身体倍儿棒不需要休息的那些有的没的自己冒出来不怪我啊!’径直扑上去,“哲哲,想我没啊?”
几乎是一瞬间,被子不翼而飞,手脚被钳制,双腿被强制分开,整个人被狄仁杰压在身下,有沉重炙热得不可思议的呼吸打在颈侧,熟悉的心悸,章汉哲瞪圆了一双眼,仿佛受惊却反抗无力的小奶猫,“狄仁杰,你发什么疯?!”
“嘘。”指尖点上温软的唇,仅仅是这样一点美好的触感就让他呼吸停了一瞬,眸色暗沉,“哲哲不想我吗?”
小动物般面对危险时的警觉让章汉哲僵硬了身体,想要逃离却在感觉到抵在自己腿上的硬物时开始可耻地恐惧。
这样的恐惧无疑是正确的。
因为他的退缩让某个自以为禁欲已久的人很不满,惩罚似的咬上他的唇,突破牙关,扫过牙齿上颚,找到章汉哲和他本人一样胆小的舌头,死死纠缠。
“嗯,唔,放开…”有来不及咽下的唾液自嘴角流下,章汉哲含糊地发出声音,却没想到起了反效果,呼吸被掠夺,意识开始模糊,下意识地,章汉哲勾住了狄仁杰的脖子,献祭一般凑了过去。
良久,狄仁杰满意的感觉到身下人渐渐软化,以及,胯下已经无法忍耐的火热,笑得贱贱的。放开了章汉哲的唇,满意地挑眉,红肿的泛着水光的唇极大地取悦了他,“哲哲~到底有没有想为夫呢?”
章汉哲全身的力气也只够来白他一眼,不过很可惜,他微弱的抗议被某人视为挑衅,而欲求不满的男人,最受不得的,便是这样的‘邀请’。
狄仁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果然啊,他一切的自制力在这个人面前,溃不成军。无论是元芳,还是现在的章汉哲……

白日宣淫,要不得哟╭(╯3╰)╮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