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内

最喜欢nini

有帅的,有好看的
还有一个是我的
——渤哥

纸箱:哎呀,终于出来了,去找渤哥,去找渤哥
其他人A:他怎么越走越快
其他人B:不知道呀
纸箱:哦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抱到了抱到了,第一个

我……我忏悔,我认罪,我是很认真去看阿祥的节目的,我是抱着欣赏的态度去膜拜中国街舞大神们的,可是为什么我全程都在找大目老师╭(°A°`)╮

不分享一下对不起祖国对不起人民啊,真的给这位up主跪了,五体投地的那种

【极限挑战】【张艺兴×罗志祥】——微电影《我生君未老》甜蜜番外 UP主: 我是进击的小短腿儿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819598?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5A238749-1D09-4330-8840-F5F80D0C6C4027874infoc&ts=1517203947755

我什么都不想说了,开心爆了,官方搞事情啊!!!!!

《极限挑战》当家花旦罗志祥的罗曼史 UP主: 东方卫视番茄台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530890

up主太厉害了

极限挑战之某猪的传奇神话 UP主: qinqinmemeda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344544

你哥来找你了

【8】
上天用生活中历经的无数磨难告诉他,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一个人好,更何况,是这样来历不明又带有威胁的强迫接受。
                                                         ---苏志文

林家向来不吃西餐,不是不会,只是不喜。
而客厅里的那张八仙桌,尽管与其他的装饰格格不入,还是让陵端颇为自得,还美其名曰,“为了今后可以和家人围在一起好好的吃一顿饭。”彼时的陶喆还是个满腔热血情感丰富的少年,差一点为他家老爷难得的柔情掉几滴男儿泪,至于现在吗……
呵呵(^_^)
不过现在的陵端却是满心懊悔,不得已的接近让他尴尬的要死。
苏志文还傻愣在那句“做我弟弟”里没回过神来,即使被陵越一路抱到餐桌前坐下依然是一副呆呆的样子。而他们天墉城的掌教大人,两只眼珠子一直瞅着人家险些没掉出来,浑身上下都是一股有妻万事足的傻气。
忽然觉得这个八仙桌小的离谱怎么办(⊙_⊙?)不是还没在一起吗,为什么他还是感觉受到了伤害呢?重点是,红烧肘子都要凉了,能先吃饭吗?
眼珠子瞟过那两个从头到尾没在乎过他的存在的人,陵端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皱纹,自认为温和慈祥地笑,“志文是吧,先吃饭,来,尝尝这个,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夹起一筷子醋鱼递过去。
陵越似不经意地转头,视线淡淡然扫过。
陵端手一抖,筷子自然地转了个弯把鱼递进了自己的嘴里,内心深处的小人嘤嘤嘤地哭泣着,好歹可以吃饭了。
苏志文默默拿起筷子,不管怎样,林老爷这么感慨地吃饭的时候,还是不要多嘴了。不过,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呢……
陵越绷着脸给苏志文夹菜,而苏志文到底没回过神来,更不会知道自己头埋在碗里安安静静吃菜的驯服姿态无意中取悦了那个处在爆发边缘的人。
陵越无视抱着饭碗暗搓搓偷偷观望的自家师弟,眸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的暴虐红色渐渐褪去,‘兰生这辈子吃了不少苦,当然会对陌生人抱有戒备,他至少,还叫了我一声大哥呢。’
陵端松了口气,‘果然,只有方兰生才能压制住这个东西。只是……
即使是一样的灵魂,从各种表现来看对师兄有一样的情感,可他现在,是苏志文。一个不小心,压制的最大助力反噬也不是不可能’,眉头紧皱,视线扫过无知无觉的两人,‘看来是时候把那样东西交给师兄了。’
在那之前,捏了捏眉心,陵端放下筷子,不轻不重,吸引人的注意刚刚好(^_^),“志文啊,越儿的意思想必你也清楚了,今后就住在这吧,其他的事就交给林叔叔。你和我家陵越,就好好地过日子吧。”
叮哩咣啷,这是林家众位仆人掉落的下巴。
啊?啊咧?苏志文愕然抬头,嘴角粘着的饭粒颤颤巍巍地彰示着存在感,‘认弟弟就算了,林老爷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对儿媳妇说得……’
陵越眼中荡漾出真切的欢愉,“父亲之命,孩儿自当遵从。”
语气中尽显恭敬之意,却是连余光也没赏给陵端一个,微微俯身凑近苏志文,捻起他嘴角的饭粒。
苏志文脸色爆红,眼睁睁看着他以慢得折磨人的速度把那颗饭粒放进了自己的嘴里,细细咀嚼,下一刻却是忽然清醒,急急忙忙地站了起来,动作之大险些掀翻了椅子。
原本打算默默退场的陵端忽然想到了什么,黑着一张脸转过身,触目所及,清雅如兰的少年挺直了脊背,眸光澄澈,“苏志文当不得林家如此厚待,还望林老爷收回前言。”
陵越施施然坐在原位,张开五指,掌心向内,手指屈伸间笑意陡生,“苏 志 文”,五指紧握成拳打在桌面上,咚的一声巨响,有裂缝蔓延开来,伴随着细微的声响,就像是,为谁而不自觉叹出的哀鸣。

你哥来找你了

【7】
吧嗒,大厅里开了灯,最暗的一档。
陵越霍然睁眼,眸色清明得就好像根本没有睡过一样。
苏志文忿忿地把头更深地埋在了陵越的胸前,双手环着陵越的脖子,陶管家帮着盖上的毯子只剩下一个角可怜兮兮地搭在他身上,对陵@越下意识地全身心依赖。
“少爷,我是这的管家,陶喆。”尽量放轻声音,陶喆低眉敛目,微微躬下身子。
“陶管家。”陵越颌首,然后低头,吻上苏志文一侧的脸颊,柔声唤他,“兰,阿文,醒醒,吃点东西再睡。”
苏志文嘟囔几句,抬手揉了揉眼睛,意识恍惚,在上海孤身漂泊了这么久,母亲温柔的劝慰散发出了类似于堆放已久的衣物腐朽的气味。而那个收养过他的婆婆,能够维持他们一老一少的生活已经很勉强了,挣扎在最底层的人,向来吝啬于表达温情。至于他视为妹妹的周雨,向他寻求护佑尚嫌不够,有哪来的底气说要保护他?所以这样的温暖,于他而言真的是久违了,久到好像一直掩埋在记忆的深处,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遇见某个特定的人,如傲世红莲,凛然绽放。
睁眼,这个人渐渐和记忆中的影像重合,辗转了几千年,终于,“大哥…”
浓重的涩意,陵越仰头望天,压抑住流泪的冲动,几千年了,时间长到天墉城的弟子们都忘记了他们的掌教真人会不会笑,长到所有人都习惯了陵越的孤身一人,长到他自己都以为胸腔里跳动着的就只是一块石头。原来,就只是一声大哥,一声大哥……
可惜,现在在他怀里的,不是两情相悦的兰生,而是他一厢情愿的苏志文。
而那一声大哥,只是意识恍惚间的无谓呢喃,虚幻脆弱到极致,一戳就破。
“额,抱歉,是我唐突了。”温润如玉,淡漠疏离,“能不能…”视线扫过陵越依旧扶在自己腰间的手,苏志文的意思不言而喻,内心却有一个弱弱的声音,‘为什么不能在这个人怀里多呆一会呢,好温暖的感觉’
“既然叫过大哥,就别改口了,以后你就是我陵越的弟弟。”我的兰生,阿文,如果你连这个弟弟的身份都不想要的话,我可是不介意给你换一个的,林家少夫人的位置,可还空着呢。

狄家有哲

【5】连志明是一个嫉恶如仇的好警察,可惜,他也是一个迂腐的臭老头,这样一个人,名为退休实则开除地离开警局,意料之中。
没有了事业,不再是警察,可他还是一个父亲,一个单身抚养三个女儿长大的父亲。想让他吃点苦头,在他的宝贝女儿身上下手,再好不过。
大女儿连慧珊,知书识礼,温柔婉约。难度SSS
二女儿连馨,万人迷属性。难度SS
小女儿连子,在校大学生。难度s,只是…这张脸,像极了那个人,应该,是巧合吧。
狄boss的分析合情合理,只可惜,即使心存怀疑,他还是没料到一件事:带着记忆辗转千年的人,不止他一个。不过这都是后话了。现在的狄仁杰,只想把眼前这个人扒光衣服,压在床上让他用身体来感受一下他的愤怒。
“通过伤害连志明的女儿来报复他我不会拦你,可要用这种方式我决不会同意!”额角青筋暴跳,因为顾忌在外间看电视的章爷爷不敢放大声音,狄仁杰感觉自己的心脏气得快要炸裂开来。
“伤害一个女人,最好的方式不就是情吗?还是说,”章汉哲挑眉,双臂抱在胸前一副挑衅的姿态,“你狄仁杰这么不自信,害怕被一个女人比下去?”
“呵,”气极反笑,狄仁杰把人拽进怀里,死死地箍住他,“那哲哲知不知道,情,可不只是伤害女人的利器,我狄仁杰,怕它怕的要命。”
章汉哲抵在狄仁杰胸口推拒的手忽然丧失了力气,耳尖蔓延上淡淡的红色,这个人,永远直白得可怕,却意外地让他安心。手缓缓下移,圈住了狄仁杰的腰,收紧。面对这个人,他章汉哲,一向只有妥协的份。
狄仁杰低头,在章汉哲的发旋上落下一吻,“乖~~哲哲,报复有很多种方式。听说过佛家七苦吗?”
“嗯(⊙_⊙)”章汉哲把头埋进狄仁杰的胸口,声音闷闷的,“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最苦不过,求不得。”求不得,求不得,求而不得。他的元芳,最后只得一句下落不明,可笑到了极点的,下落不明。他若生,他心悦;他若亡,他心死。可为什么,偏偏是下落不明?求而不得的苦楚,他尝得够狠了。

狄家有哲

【4】
把人放在他专属的副驾驶座,狄仁杰探身给章汉哲系安全带,顺便偷了个香。心情很好地关上车门,转到另一边坐到驾驶座上,却没有立刻发动车子。
章汉哲任由温软的触感袭上自己的唇,少有的转瞬离开让他有些疑惑,不过这不是重点,“你到底想干什么?”
狄仁杰侧身,一只胳膊搭上车座,渐渐向章汉哲靠近,咄咄逼人的姿态,“我想干什么,是你想干什么吧。”
“我,”想报仇,想让连志明付出代价,想…闭了闭眼,章汉哲咬紧下唇,还是什么都没说。
捏住章汉哲的下巴,狄仁杰看着这个人不自觉委屈的样子,放缓了语气“松开,别咬伤自己。”
章汉哲抬眼,眸中水光粼粼,
狄仁杰举手作投降状,“哲哲,我错了。”
“哼”瞥头看向窗外,不打算理会这个人。
狄仁杰无奈叹气,拉过他的手,十指相扣,掌心相抵,“哲哲,你想干什么呢,报复他吗?当年的事说到底谁都没错,连志明只是为了破案,你的母亲只是没有抵制毒品的诱惑,而你的父亲,他只是接受不了妻子吸毒而死的不堪的事实。”
“是,他们都没错。那我呢,我又有什么错?就因为连志明一心想要破案,他就让我的母亲去买毒品,去和毒贩接触。一个吸毒过量而死的母亲,还有一个酗酒猝死的父亲,我当时才七岁!我有什么错!”为了养活自己和年迈的爷爷,不得已混迹在流氓堆里,十五岁那年如果不是遇见狄仁杰的话,恐怕他就死在那群小混混手里了。章汉哲红了眼眶,却固执地不想转头,第一次,他拒绝在这个陪他走过最不堪岁月的人面前展露自己的脆弱。
“那你知道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早点遇见你吗?”即使他已经等待了千年,得遇爱人的满腹感激顷刻间消失殆尽,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啊,寻寻觅觅这么久,竟然还是迟了。那样空洞的绝望,像极了当年长安城中的王元芳。
章汉哲感觉到这人浓重的哀伤,急急忙忙转过头,握紧他的手,“狄仁杰,你…”
“哦,没事。哲哲你这么紧张我啊。”小心翼翼地收敛起思绪,现在人就在这儿,他要做的,就是好好护着他,给他一世的平安喜乐。
“其实,我只是有点,不甘心而已。明明他可以选择更周全一点的方式的。”还是没有忍住,他的一切一切,这个人都了如指掌,他自己更不想有所隐瞒。
“那就让他吃一点小小的苦头好了。”狄仁杰可不会让自家爱人因为这种小事纠结。
“啊?”章汉哲无语,“你刚才不是还阻止我来着吗?”
“那不是因为你挂我电话嘛。”
到底是为什么年度爱恨纠葛大戏会降到这种三流言情剧儿女情长的戏码啊!?